User Profile

山月 Locked account

sanguok@shoko.one

Joined 11 months, 2 weeks ago

  • Blog: sanguok.com
  • Mastodon: @davidzdh@alive.bar
  • Book shelves: @sanguok@inventaire.io

转厝归家,燵汤洗骹;燵汤洗骹,

This link opens in a pop-up window

2022 Reading Goal

21% complete! 山月 has read 43 of 200 books.

User Activity

鼠疫 (Mandarin Chinese language) No rating

Est-ce que tu as peur, mère ? “你害怕吗,母亲?”

À mon âge, on ne craint plus grand'chose. “在我这样的年龄已没有什么可怕的了。”

Les journées sont bien longues et je ne suis plus jamais là. “白天这么长,我却老不在你身边。”

Cela m'est égal de t'attendre si je sais que tu dois venir. Et quand tu n'es pas là, je pense à ce que tu fais. “只要知道你会回来,等你就算不了什么。你不在家时,我就想你在干什么。”

鼠疫 by ,

華語語系文學 (Sinophone Literature) 是國際漢學界新興課題,近年在台灣和其他華語社會也引起廣大回響。華語語系強調以中國及散居世界各地華人最大公約數的語言─主要為漢語,旁及其他支系─的言說、書寫作為研究界面,重新看待現當代文學流動、對話或抗爭的現象。遠離 中州正韻的迷思,華語文學顯現眾聲喧「華」。

《華夷風:華語語系文學讀本》分為四大部分,代表近年華語語系文學的風向。第一輯「地與景」呈現華語語系文學基本關懷,即對地理空間、民情風土的敏銳感知。第二輯「聲與象」觸及在地風土、人物風貌的中介過程。南腔北調的聲音 (方言、口音、外語…) 到千變萬化的物象 (文字、地圖、造型…)。第三輯「根與徑」探討華語語系文學主體從哪裡來,到哪裡去的動態路線。不論離散還是原鄉,花果飄零還是靈根自植,書寫與閱讀華語文學總是提醒我們身分和認同的政治。第四輯「史與勢」則強調華語語系文學銘刻,甚至參與歷史的種種方法,從顛覆國家大敘述到挖掘個人記憶,不一而足。而面對歷史的命定論,作家思考、呈現以「勢」─內蘊的氣勢,外緣的局勢─為出發點的詩學政治。

全書所選刊的33篇作品,從台灣、香港到中國大陸,從北美到東南亞,從亞洲、歐洲到非洲;他們也代表或書寫不同的族裔、區域文化、政治、國家立場,呈現華語語系文學的多元面貌。

中國對洋人妒恨的心態,以清末「師夷之長技以制夷」的口號達於頂端。弔詭的是,華人移民或遺民初抵異地,每以華與夷、番、蠻、鬼等作為界定自身種族、文明優越性的方式。殊不知身在異地,「易」地而處,華人自身已經淪為(在地人眼中)他者、外人、異族一一夷。更不提年久日深,又成為與中原故土相對的他者與外人。遺民不世襲,移民也不世襲。在移民和遺民世界的彼端,是易代、是他鄉、是異國、是外族。誰是華、誰是夷,身分的標記其實遊動不拘。

華夷風: 華語語系文學讀本 by , ,

王德威  導言

No cover

華夷風 (Mandarin Chinese language, 2016, 聯經)

華夷風: 華語語系文學讀本 by , ,

華語語系文學 (Sinophone Literature) 是國際漢學界新興課題,近年在台灣和其他華語社會也引起廣大回響。華語語系強調以中國及散居世界各地華人最大公約數的語言─主要為漢語,旁及其他支系─的言說、書寫作為研究界面,重新看待現當代文學流動、對話或抗爭的現象。遠離 中州正韻的迷思,華語文學顯現眾聲喧「華」。

《華夷風:華語語系文學讀本》分為四大部分,代表近年華語語系文學的風向。第一輯「地與景」呈現華語語系文學基本關懷,即對地理空間、民情風土的敏銳感知。第二輯「聲與象」觸及在地風土、人物風貌的中介過程。南腔北調的聲音 (方言、口音、外語…) 到千變萬化的物象 (文字、地圖、造型…)。第三輯「根與徑」探討華語語系文學主體從哪裡來,到哪裡去的動態路線。不論離散還是原鄉,花果飄零還是靈根自植,書寫與閱讀華語文學總是提醒我們身分和認同的政治。第四輯「史與勢」則強調華語語系文學銘刻,甚至參與歷史的種種方法,從顛覆國家大敘述到挖掘個人記憶,不一而足。而面對歷史的命定論,作家思考、呈現以「勢」─內蘊的氣勢,外緣的局勢─為出發點的詩學政治。

全書所選刊的33篇作品,從台灣、香港到中國大陸,從北美到東南亞,從亞洲、歐洲到非洲;他們也代表或書寫不同的族裔、區域文化、政治、國家立場,呈現華語語系文學的多元面貌。

不同于传统哲学的思辨严谨以及现代哲学的诗意与张力,后现代哲学表现出了一种“大拒绝”的态度——拒绝追求“宏大的叙事”风格,拒绝传统理性所构建的秩序,拒绝传统哲学散发的一切带有总体性、同一性、本质主义、基础主义、逻各斯中心主义等倾向的终极希望。后现代哲学寻求的是不确定性、模糊性、碎片性、多元性和差异性。

哲学100问:后现代的刺 by 

《自序 后现代的刺》

個人的な体験 (Paperback, Japanese language, 1981, 新潮社) No rating

奇形に生れたわが子の死を願う青年の魂の遍歴と、絶望と背徳の日々。狂気の淵に瀕した現代人に再生の希望はあるのか? 力作長編。

鳥、彼は二十七歳と四箇月だ。彼が鳥と言う渾名で呼ばれるようになったのは十五歳のころだった。それ以来彼はずっと鳥だ、いま飾り窓のガラスの暗い墨色をした湖にぎこちない恰好で水死体のように浮んでいる。現在のかれも、なお鳥に似ている。鳥は小柄で、痩せっぽちだ。かれの友人たちは大学を卒業して就職したとたんに肥りはじめ、それでもなお痩せていた連中さえ結婚すると肥ったけれども、鳥ひとりは、幾分腹がふくれてきただけで痩せたままだった。かれはいつも肩をそびやかして前屈みに歩く、立ちどまっている時もおなじ姿勢だった。それは運動家タイプの痩せた老人の感じだ。かれのそびやかした肩は閉じられた翼のようだし、容貌自体、鳥をしのばせる。すべすべして皺ひとつない渋色の鼻梁はクチバシのように張って力強く彎曲しているし、眼球はニカワ色のかたく鈍い光をたたえて、ほとんど感情をあらわすことがない。ただ、時々、驚いたように激しく見ひらかれるだけだ。唇はいつもひきしめられて薄く硬く、頬から顎にかけては鋭くとがっている。そして、赤っぽく炎のように燃えたって空にむかっている髪。 鳥は十五歳のとき、すでにこのままの顔をしていた、な二十歳でもそうだった。かれはいつまで鳥のようであるのだろう? 十五歳から六十歳にいたるまで、おなじ顔、おなじ姿勢で、生きるほかない、そのような種類の人間なのか? そうだとすれば、鳥は今、飾り窓のガラスのなかにかれの全生涯をつうじての彼自身を眺めているのだった。鳥は吐きたくなるほど切実に具体的な嫌悪感に襲われて身震いした。かれはひとつの啓示をうけた気分だった、疲れはてて子沢山の老いぼれ鳥・・・・・・

個人的な体験 by  (Page 8)

「それ以来彼はずっと鳥だ、いま飾り窓のガラスの暗い墨色をした湖にぎこちない恰好で水死体のように浮んでいる。」(第8ページ)と原文に書いてある。この文の中で、「鳥」という表現がある。「鳥」は主人公(ストーリーの中心となり物語を牽引していく登場人物)のあだ名であるが、隠喩の表現でも思われる。

本段中译:鸟,他二十七岁零四个月。他被人们叫作“鸟”,是十五岁时候的事。从那以后,他一直是鸟;现在,在装饰橱窗玻璃暗黑如墨的湖水里死尸般漂浮的他,也仍然形状如鸟。鸟矮小瘦削。他的朋友们,大学毕业就职以后,大都开始发胖;即使有几个就职后仍然保持瘦体型的,一结婚也便发福。只有鸟,虽然腹部略有些凸起,但基本癯瘦如故。他走起路来总是耸肩前屈,站立的时候也持同样姿势。这是运动型的瘦削老人的感觉。他耸起的双肩像收敛的鸟翼,他的容貌也让人联想到鸟:光滑无皱的淡褐色鼻梁,像鸟喙一样强有力地弯曲着;眼睛溢满胶液般迟钝的光,几乎没有表情流露,但偶尔却会惊讶地猛然睁开。嘴唇总是紧绷着,薄而且硬,从脸颊到下颚则尖尖的。红褐色头发像燃起的火焰,挺挺地直指天空。鸟十五岁就是这副模样,长到二十岁,仍然如此。他这副鸟样子会延续多久呢?他是那种从十五岁到六十岁都容颜不变、身姿不改的人吗?倘若如此,那么,现在鸟从装饰橱窗玻璃看到的,就是凝缩了整个生涯的自己。鸟切切实实地觉到一种令人作呕的厌恶感袭来,不禁打了个寒战。他感觉自己获得了一个启示:疲惫老朽、备受子女拖累的鸟呵……

中國的一日 (Mandarin Chinese language, 1936) No rating

整個的國家,永遠是不存在的;整個的世界,只有在階級消滅以後才會出現。凡是讀《中國的一日》以至讀《世界的一日》的人們,應該很客觀的想想這個問題,不要做癡子,而受騙子的騙!

中國的一日

陈独秀序。写于1936年5月。 谁是“癡子”,谁是“騙子”(哭笑不得emoji)

中國的一日 (Mandarin Chinese language, 1936) No rating

在階級的社會裡,一個國際主義者的頭腦中所謂世界,只有兩個橫斷的世界,沒有整個的世界;在這兩個橫斷的世界之鬥爭中,若有人企圖把所謂整個的世界這一抽象觀念,來掩蓋兩個橫斷的世界之存在,而和緩其鬥爭,這是反動的觀點,若有人把整個的世界縱斷成不相依賴的無數世界,幻想在縱斷的各別世界中,完成人類的理想,而不把國際間兩個橫斷的世界之鬥爭看成各別的縱斷世界中鬥爭勝利之鎖鑰,這也是反動的觀點。在一個國家中,也是這樣,也只有兩個或兩個以上橫斷的社會之存在,抽象的整個國家是不存在的。這兩個或兩個以上橫斷的社會,利害不同,取捨各異,如果有人相信這利害根本不同的橫斷世界及橫斷社會,可以合作,可以一致,這不是癡子,便是騙子。癡子猶可恕也,騙子不可恕矣!

中國的一日

陈独秀序。写于1936年5月。 后世有一篇论文认为《中国的一日》有在战争前夕促成中国共同体想象之功。这岂不是与陈观点相去。虽然并没有说那篇论文论点有问题的意思。